《山水依然人远去,唯将文字寄追思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29 1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山水依然人远去,唯将文字寄追思》
一一怀念亲爱的驴友大老李

        春天的山依然那么绿,水那么清,花那么香。可是他却在这么美好的春光里走了,来不及与那青山绿水做一个依依的告别!
        听到这令我震惊又心伤的消息时,我正开车在去往许昌的路上。大老李一一禹州登山协会的常务副会长,我所尊重而喜爱的山友兄弟,就这样静静地走了,留给登山的朋友,更留给我许许多多难忘的思念!
       禹州的户外登山活动始于2016年。主要创建人有农夫,大老李,大船,李大华等。人不多。总是租个中巴在周六去嵩山。黎明出发,戴月而归。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和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态给生命带来无限喜悦。前两天朋友把我那时写的两篇文章《春来太室山》《明月照嵩径》和诗词《少室险峻》拿来朗诵,心中再次感受那时爬山的喜悦,也更充满了对那一段生活的怀念。《少室险峻》这首诗就是在大老李的带领下登上了连天峰(少室山最高峰),越过了最险峻的瘦驴背摩肚崖。
       那时大老李非常年轻,娇健英俊,四牌脸,浓眉大眼的,说话亲切爽利。他的夫人大赢家相伴,夫唱妇随,一路爽朗的笑声给山友们带来无尽的快乐。
      我比大老李年长两岁,常常相随,亲若兄弟。记得2007年的腊月二十八随大老李在寒风中登少室,到达三皇寨的时候手脚都冻疼了,一行人躲到还没建好的禅房里烤火取暖却遭到管理人员的训斥,我们只好喝酒取暖。这似乎有点自虐性的活动增强的不仅是体质也增强了意志。我们曾相约把腊月二十八的登山坚持下来,然而并没有坚持,却成了一个永远的记忆。
       春暖,多少次在轻风中攀上山巅引颈高歌;炎夏,又多少次在溪畔小憩畅谈人生;深秋,红叶满山,又不知几次随大老李从从密林中穿行。记得2008年秋深时节从玉皇沟到二祖庵,山径被红叶堆满,深感这时光易逝,随吟一首,“叶飘红满径,只遣秋风扫。”那时节,由于回归自然,放下俗念,从大自然的春秋交替,花开花谢来感悟生命,心总觉得是轻松的。记得有一次和大老李大赢家几个驴友从峻极峰沿台阶下来,走石阶通往法王寺的曲折山径上,一直走到日落月升,于是吟出“青山不管游客来,依旧嵩门邀夜月"的诗句。如今已是十个春秋,山风依然,山月依旧,别过就再也没有了相随。
        回首才觉得这人生的短暂,一别才觉得这时光的易逝。在2011年我去郑州谋事以后,便远离了那些户外活动,也很少和大老李见面了。去年才听说他身体有病,却不知道他会这么快地走了。
      2008年的冬季,记得和大老李,一片蓝天登太室山,从嵩阳书院北面的山坡上山,虽然满眼叶枯草黄都心态极好,有几句诗是这样的,“花开花谢山依旧,人去人来鬓带霜。惜取冬寒回首笑,更期春暖写华章。”春天一次次地到来,我们却走得越来越远了。当春风又来相随不再的时候,觉得那时相聚相随的缘份多么可贵多么难得多么值得珍爱。当这又一个春光明媚的时候,再也无法相约去走曾经走过的山径,去看共同相看的明月了,留下的只有不尽的追思!
         小城闲人写于2018.3.30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颍河网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